歡迎訪問安徽省國際經濟合作商會 當前時間:2013年4月2日 13:52:33
信息服務
友情鏈接
信息交流當前位置: 信息服務>>信息交流

中國對非洲投融資現狀、挑戰及應對措施

2019-06-26 來源:承包商會

中國對非洲投融資穩步發展,但領域相對集中,主要涉及建筑業、采礦業、制造業、金融業以及技術服務業,其中建筑業中的基礎設施建設領域是中國對非投融資的一大亮點。在中非合作論壇和一帶一路倡議的共同推動下,中國對非投融資前景廣闊,但不穩定因素和安全風險也將持續存在。

一、中國對非投融資現狀

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經濟持續快速發展,經濟實力不斷增強,積累了雄厚的外匯儲備。在此背景下,中國對外投融資的能力和動力不斷增強,走出去成為中國政府和企業的共同迫切需求。《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統計公報》有關數據顯示,2017年底,中國對外直接投資流量達1582.9億美元,降至全球第三位,但存量超過1.8萬億美元,躍升至全球第二位。在此形勢下,中國對非洲地區的投融資現狀呈現出以下特點。

(一)投融資流量和存量穩步增長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7年底,中國對非洲非金融類直接投資存量已超過440億美元,對非投融資存量至少為1000億美元。


(二)投融資領域廣泛,成效顯著

中國對非投融資領域幾乎涉及所有經濟部門,有力推動了中非經貿合作和非洲自主可持續發展。

首先,中國投融資針對非洲交通基礎設施建設,致力于彌補非洲國家在鐵路、公路、機場、橋梁和港口等領域的缺口和赤字。這方面,中國和非洲國家政府,以及中國進出口銀行和國家開發銀行等機構發揮著主導作用。

其次,在電力和能源領域,中國投融資致力于幫助非洲國家打破電力供應不足的瓶頸,為非洲長遠發展提供源源不斷的動力。根據國際能源署的統計,2010年以來,非洲大陸三分之一以上的電力設施和能源項目由中國融資和建設。中國是非洲電力基礎設施建設的最大貢獻者。

再次,石油和礦產等資源采掘行業后來居上。中國在該領域雖然是后來者,但在國際對非投融資合作的地位和作用日益凸顯。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和礦產資源進口國,對非洲石油和礦產開采的投融資,不僅滿足了中國國內的發展需求,也帶動了非洲國家的大宗商品出口,有利于非洲國家出口創匯。20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中國石油企業幫助蘇丹、南蘇丹、乍得和尼日爾等國建立起比較完整的石油工業體系。在烏干達、尼日利亞、莫桑比克、阿爾及利亞和南非等國油氣領域,中國投資也發揮著日益重要的作用。在礦業方面,幾內亞的鋁礦、剛果(金)的銅鈷礦、贊比亞的銅礦、莫桑比克的鈦鐵礦、加蓬的錳礦、納米比亞的鈾礦、吉布提的鹽礦以及津巴布韋和坦桑尼亞等國的金礦是中資企業的重點投資對象。

第四,非洲工業園、經濟特區和出口加工區等投資建設成為趨勢。越來越多的非洲國家為了改善投資和營商環境,紛紛派團來中國學習取經,興建各類工業園區,推動本國制造業發展和工業化進程。中國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都在該領域發揮了重要作用。埃塞俄比亞代表了這方面最引人注目的案例。2007年以來,江蘇永元投資有限公司在埃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郊外的卡杜姆鎮投資建設東方工業園,吸引近90家中資企業入園投資約6.4億美元,從事水泥生產、木材加工、制鞋、汽車組裝、鋼材軋制、家紡、服裝、日化、藥品和食品等行業。在東方工業園的引領和示范下,埃塞政府在全國各地興建了10多個工業園。其中,中國土木工程集團有限公司承建了阿瓦薩、阿達瑪和德雷達瓦等工業園。在吉布提,中國招商局集團和大連港集團聯合開發、建設、管理和運營的吉布提國際自由貿易區于201875日正式開園。該區主要吸引物流、貿易、汽車、機械、建材、海產加工和食品加工等中國企業入園設廠。此外,在埃及、尼日利亞、肯尼亞、烏干達、坦桑尼亞、贊比亞和南非等非洲各國,中資企業根據非洲各地的資源稟賦和比較優勢,投資建設了類似的、規模不一的工業園區。

第五,制造業投資涉及領域較廣。中國企業除了在上述工業園區內投資制造業以外,也廣泛投資于非洲國家的汽車組裝與制造、建材、鋼鐵、家電、制藥、制糖、輪胎、零部件等領域。

第六,金融合作開創新模式。中國工商銀行曾于2008年投資55億美元收購南非標準銀行20%的股權,成為后者第一大股東。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出資成立中非發展基金,并開發了非洲中小企業發展專項貸款產品。迄今,國家開發銀行與至少18個非洲國家簽訂了合作協議,支持向非洲中小企業提供投融資。中國進出口銀行于2015年底,作為股東之一設立了首批資金100億美元的中非產能合作基金。中國農業銀行與剛果(布)政府共建中剛非洲銀行,創新中非金融合作新模式。中國銀行在南非、安哥拉等國設立分支機構,服務范圍日益擴大。銀聯國際、螞蟻金服的支付寶和騰訊微信的移動支付業務也進入非洲市場,有望不斷增大市場份額。

第七、通訊、房地產、物流和電商等領域投融資發展趨勢良好。多年來,華為和中興等通信技術服務公司在非洲廣泛承建通信類基礎設施項目,有力促進了非洲信息通訊技術的發展。在衛星通信領域,中國企業幫助尼日利亞和阿爾及利亞等國建造和發射通訊衛星,為其廣播電視、應急通信、遠程教育、電子政務、企業通信、寬帶接入和星基導航增強等提供服務。2002年以來,四達時代集團在盧旺達、尼日利亞、肯尼亞和莫桑比克等30多個非洲國家投資運營數字電視項目等。

隨著非洲國家經濟不斷發展和中產階級群體規模不斷擴大,中國公司廣泛投資于非洲的商業房地產、住宅樓小區、商貿城和酒店等開發項目。中資企業在安哥拉、盧旺達、肯尼亞、幾內亞、尼日利亞和埃及等國均有比較成功的房地產投資或承建項目。由于互聯網、交通和支付方式等有關基礎設施的普及和完善,非洲電子商務和物流也日益引起中國投資者的關注。20177月,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首訪肯尼亞和盧旺達,致力于推動非洲電商發展。

最后,在農業、漁業和旅游業等領域,中國對非投融資也方興未艾,越來越多中資企業看好非洲農業和旅游業發展前景。中資企業在坦桑尼亞和莫桑比克等國有比較成功的農業投資項目。越來越多中國游客赴非旅游,為中非旅游合作提供廣闊前景。

綜上可見,中國對非投融資幾乎涉及經濟發展的各個領域。中國對非投融資占中國對外投資總額的比重逐年增加。中國對非直接投資占非洲國家吸收外國投資總額的比例也不斷上升。在埃塞俄比亞、吉布提、肯尼亞、坦桑尼亞、莫桑比克和贊比亞等越來越多的非洲國家,中國已成為最大的投融資來源國。中國國有企業是非洲重大基礎設施項目承包建設的主體,但中資民營企業已在數量上領先,成為中國對非直接投資的重要力量。

二、中非合作新機制下,中非投融資新機遇

(一)中非關系傳統友好,政治互信水平較高。中非關系沒有殖民主義的歷史包袱。自20世紀50-60年代起,中國曾經支持非洲國家反對殖民主義、爭取民族解放和國家獨立的斗爭。這一珍貴歷史遺產迄今仍在發揮重要作用,有力促進了中非經貿合作。非洲國家獨立以來,中國長期支持其經濟自主可持續發展,尊重非洲國家主權,對非洲國家無論大小強弱均平等相待。2013年以來,中國提出真實親誠對非合作理念,以及倡導以正確的義利觀開展中非經貿合作,受到非洲國家廣泛認可和歡迎。中非元首外交互動頻繁。習近平主席在連任后首次出訪就訪問非洲國家的做法,體現中國外交對非洲的高度重視。元首外交和高層政治引領為中非投融資合作指明了正確方向。

(二)中非經濟互補性較強,雙方均有強烈的意愿和需要開展投融資合作。非洲國家資源豐富,發展潛力巨大,當前仍處于工業化的早期階段,對外部資金的需求較大。近年來,非洲經濟增長較快,各行各業充滿投資機會。而中資企業,無論是國企還是私企,赴非投資的動力日趨強勁。中資企業的資金、人才、技術和管理經驗等契合非洲國家的發展需要,可以較好地彌補非方相關缺口。非洲各國的投資和營商環境在不斷改善,將吸引更多中國企業赴非投資興業。此外,隨著中國經濟結構的轉型升級和國內消費規模的不斷擴大,中國可以為非洲的資源和產品提供更加廣闊的市場,帶動非洲經濟發展。

(三)中非合作論壇的積極推動。中非合作論壇自2000年成立以來,一直非常重視中非投融資合作,不斷擴大資金支持力度。自2006年論壇北京峰會以來,中國不斷增加對非貸款額度,并增設不同類型的對非投資基金,帶動更多中國國企和民營資本加大對非投融資力度。中非合作論壇2015年和2018年分別在南非約翰內斯堡和北京連續舉辦兩屆峰會。僅在這兩屆峰會上,中國就承諾向非洲提供總共1200億美元的資金支持。

(四)一帶一路倡議帶來的新機遇。非洲是一帶一路倡議的自然延伸和天然合作伙伴。迄今為止,37個國家和非盟委員會已與中國簽署了共建一帶一路合作協議。資金融通是一帶一路倡議的五大支柱之一。為此,中國已倡議發起成立了絲路基金(總額400億美元)、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金磚新開發銀行、上合組織開發銀行等投融資機構。201812月,亞投行向埃及提供5.1億美元資金支持,用于鄉村污水治理和太陽能發電等項目。這是亞投行首次向非洲國家提供投融資支持。可以預見,隨著越來越多非洲國家加入亞投行、以及新開發銀行在約翰內斯堡成立非洲分支機構,非洲國家從一帶一路倡議有關資金池中獲益的機會也越來越多。

三、一帶一路倡議推動下,中非基礎設施合作模式的創新和轉型升級

基礎設施是中非共建一帶一路取得最多成果的領域之一,可以說是中國對非洲投融資的最大亮點。這尤其體現在交通、電力和能源等基礎設施項目的建設上。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7年底,中國在非洲融資建設了至少6200公里鐵路、6500公里公路、20個港口和20座橋梁、80座發電站、200所學校和80座體育館等。在一帶一路倡議推動下,非洲基礎設施建設的具體實踐和代表性項目成果主要如下。

首先,交通基礎設施建設領域,在鐵路方面有肯尼亞的蒙巴薩-內羅畢鐵路以及接近完工的內羅畢-奈瓦沙鐵路、尼日利亞阿布賈-卡杜納鐵路、拉各斯-伊巴丹鐵路、埃塞俄比亞亞的斯亞貝巴-吉布提跨國電氣化鐵路等;在公路方面有埃塞俄比亞亞的斯亞貝巴-阿達瑪高速公路、烏干達坎帕拉-恩德培國際機場高速公路、塞拉利昂弗里敦-瑪西亞卡高速路、塞內加爾捷斯-圖巴高速路等;在港口方面有吉布提多哈雷多功能新港、尼日利亞萊基深水港、科特迪瓦阿比讓港、喀麥隆克里比深水港、幾內亞科納克里港等;在機場項目方面有亞的斯亞貝巴博萊、多哥洛美的納辛貝·埃亞德馬、南蘇丹朱巴、利比里亞羅伯茨、津巴布韋哈拉雷和維多利亞瀑布城等諸多國際機場的改擴建工程等;在橋梁方面有摩洛哥布里格里格斜拉大橋和莫桑比克的馬普托大橋等。

其次,在水電站建設方面,代表性工程主要包括蘇布雷(科特迪瓦)、卡庫洛卡巴薩(安哥拉)、伊辛巴和卡魯瑪(烏干達)、蒙貝拉和宗格魯(尼日利亞)、吉布(埃塞俄比亞)、卡里巴南(津巴布韋)、利韋索(剛果/布)、隆潘卡爾和曼維萊(喀麥隆)、下凱富峽(贊比亞)、魯蘇莫(盧旺達與坦桑尼亞邊境)、布桑加(剛果/金)、蘇阿皮蒂(幾內亞)等。最后,在能源管線建設方面,主要項目有埃塞俄比亞-吉布提跨國天然氣管道、埃塞俄比亞-肯尼亞聯合輸變電線路、以及莫桑比克南北天然氣管道建設等。

未來,中非基礎設施合作應加強創新與轉型升級,確保非洲重大基礎設施項目在擁有較好經濟社會效益的基礎上實現可持續發展。具體來說,可采取如下舉措來推動非洲基礎設施向更高質量發展。

(一)深化投資、建設與運營一體化。中國承包商在非洲要同時承擔起投資者、建設者和運營者的責任,積極進行技術轉讓,確保在運營期結束后非洲國家能自主承擔起項目的后續運營與管理。中國路橋對肯尼亞蒙內鐵路,中國土木對尼利日亞阿卡鐵路、阿布賈城鐵和埃塞亞吉鐵路已經實現了較為成功和安全的運營管理,應繼續探索和積累相關有益經驗,深化中非合作互利共贏。

(二)加強公私合營伙伴關系(PPP),撬動更多私人資本投資非洲基礎設施。考慮到部分非洲國家主權擔保能力有限,而有些中資企業在非洲又有較為強烈的投資意愿,中國和非洲國家可以探索在基建領域實行公私合營伙伴關系。中國企業也可參與非洲國家的基建投資,一方面可以減少非洲國家的主權債務負擔,另一方面將基建投資與沿線城市開發、商業地產項目捆綁起來合作,確保基建項目本身與沿線區域開發實現最佳投資組合,以利于投資的穩定預期和安全回收。

此外,應充分利用債券、基金和保險等杠桿撬動更多中國和非洲國家的私人資本進入非洲基建領域,緩解融資壓力。

(三)嚴格控制非洲債務風險,幫助非洲國家增強債務管理能力。基建項目涉及較大投資金額,且回收成本周期較長,投融資面臨較大風險。中國政府和企業應在充分發揮非洲基礎設施項目經濟效益的基礎上,幫助非洲國家加強債務管理能力建設。

(四)積極探索三方或多方合作模式。一帶一路是開放、透明的合作倡議,對三方或多方在非洲開展基礎設施建設持日益積極的態度。中非基礎設施合作可充分借力世行、亞投行、非洲開發銀行、歐洲復興開發銀行等多邊金融機構、以及有關國家的單邊開發金融機構,發揮各自比較優勢,創新三邊或多邊合作模式,實現在非洲基建領域的雙贏或多贏格局。

四、中國對非投融資面臨的挑戰及應對措施

總體而言,中國對非投融資面臨的機遇多于挑戰,但也確實出現和面臨著一些新的困難與問題,需要積極穩妥應對。

(一)非洲亟需進一步改善營商和投資環境

首先,諸多非洲國家經濟結構仍然較為單一,很多行業沒有形成完整的產業鏈。外匯收入依賴某一種或某幾種大宗商品或經濟作物,受國際市場價格波動較大。其次,非洲交通和電力等基礎設施尚不完善,區域互聯互通和市場一體化進程有待推進。政府執政效率普遍低下,部門協調能力較差,腐敗尋租行為不斷。再次,部分非洲國家關于外商投資的法律不健全或者變動頻繁,執法效率低下且隨意性強,法律和監管體系不透明。第四,很多非洲國家稅基狹窄,儲蓄率低,金融業不發達,外商在非洲當地的融資成本比較高昂。非洲國家貨幣普遍面臨較大貶值壓力,匯率波動較大。第五,非洲勞動力成本雖然較為低廉,但人員素質也偏低,企業需要投入較多資金去培訓當地工人。此外,一些非洲國家政局仍然不穩,政治危機或社會治安事件不時出現。上述因素均會推高中國對非投融資的成本。

(二)中國政府可進一步加強政策激勵與引導

目前,中國國有和民營企業赴非投資的意愿和動力均較為強烈。中國政府在政策層面,似可放寬某些約束,實施一定程度的政策松綁,進一步激發中國對非投資活力、提高投資質量。比如,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20171月頒布的關于央企原則上不得在境外從事非主業投資35號令,可以視情實施。在某些具有較好盈利前景、對中非雙方都有益的投資項目,應可采取靈活手段予以處理,這也有利于中國企業在非洲做大做強。

另外,中國外匯管理制度嚴格,企業向境外匯款的程序和耗時較長,影響在非投資效率和開發進程。由于民營企業在數量上已占據對非直接投資的主力軍地位,中國政府應視情加大對民營企業在融資便利度等方面的政策支持力度。從企業層面而言,中國企業在非洲建設的各類工業園或經貿合作區同質競爭問題越來越突出。一些中資企業之間甚至出現惡性競爭,損害自我利益與形象。

(三)積極探索第三方市場合作

中國對非投融資將面臨日益增多的第三方競爭。美歐等西方國家部分政客、商界和媒體人士以冷戰思維、零和博弈觀看待中國對非投資。他們認為中國對非投資動了自己的奶酪和勢力范圍,會千方百計繼續借債務問題、環境保護和勞工標準等議題來詆毀和攻擊中國在非洲的投資。

為了防范中國繼續引領國際對非合作潮流,美歐也紛紛加大了對非投資力度。印度、韓國、新加坡、巴西、土耳其、伊朗、沙特和阿聯酋等新興和發展中國家也日益看好非洲經濟發展前景,愿與非洲開展更多投資合作。非洲因此擁有了更多選擇余地和談判話語權,可以從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立場來選擇最佳合作伙伴。這些第三方因素均對中國在非投融資提出了更高的標準和要求。在一帶一路共商、共建、共享原則指導下,中國企業應積極探索第三方市場合作,實現互利共贏。

(作者:曾愛平,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發展中國家研究所副所長)

來源:中國對外承包工程商會 作者:曾愛平


上一篇:建交70周年之際看中俄經貿合作前景
下一篇:“一帶一路”專項投資基金梳理:絲路基金最受關注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數據統計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后臺管理
安徽省國際經濟合作商會 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1024×768分辨率查看 技術支持:安徽謙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聯系電話:0551-65377563 皖ICP備10013724號
總訪問量 3203227      今日訪問量 000146
安徽快三直播